-解秋落-

我愿生而彷徨,死而动荡,延诞为王。

【邦良】重生·我竟然是基佬?!

# 重生·我竟然是基佬?(1)
# 校霸邦×快穿良
#俗气的重生梗 重度ooc
#校园PA 爽文美滋滋
# 解秋落all大法好!入教送桑葚!

张良是个火极了的明星。靠着自己的聪明才智火起来的明星。
张良自小就没有受过什么苦难,就是当上明星的路也是顺顺当当的。
娱乐圈里面的人除张良外无一不是坎坷万分才费尽心思挤进来,而张良是那天走在路上读着书就被人家娱乐圈里知名的经纪人一眼相中,把他带了进来。
事实证明张良的确有这方面的天赋,人长得好看戏演的也好。
人都不是万事如意的。张良那天吃着糖刷着微博看见他挚友李白那小子穿着女装和韩信搂在一起拍照时候的憋屈表情没忍住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然后他就因为糖卡进了嗓子眼儿没喘上气给呛死了。
结果张良的魂就那么飘了出来,看着自己地上的尸体发呆。
然后他就被鬼使黑给带走了,鬼使黑把他带到一面回魂镜前面告诉他看完自己死后的场景之后就去找孟婆喝碗汤然后去投胎。张良就问,那你干啥,鬼使黑瞥了他一眼说,老子找我的小白去~
张良:单身dog受到一万点暴击。妈的死gay。
然后他就那么目送着人家屁颠屁颠的跑了,迟疑着看着镜子然后手贱摸了一把。镜面上开始出现他死后葬礼的情景。基本所有人都觉得哭泣哀悼着张良的死,张良觉得自己的人缘还是不错的。结果自己的师妹虞姬哭完之后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感叹道:“师兄死的还真是奇葩啊。”
这时候李白也心塞的躺在韩信怀里哭着说:“子房,我不是故意给你发那张图片的哇……”
韩信也抱紧李白双目泪流:“我只是想给你送糖果让你每天开开心心的啊……”
张良:别说了你们这对害死我的杀人凶手。
张良看完之后心里蛮不是滋味。他叹了口气后拖着魂排着队投胎。
孟婆汤到了手上,张良咬咬牙刚要喝下就被后面一大哥撞了一下,大半碗汤都飞了出去。
张良扭头看了那人一眼,那人嘿嘿一笑,表情纯良无害:“对不起啊小兄弟。我不是故意的。”
孟婆气势汹汹的赶着人去投胎,张良没来得及再要一碗汤就被赶到了台子前面。鬼魂没有身体,自然也就没有体重这东西。他轻飘飘的飞进了轮回道里,没有人在意。
就这样,张良从明星变成了死人,再到鬼魂的历程结束,又变回了大活人。
张良一脸懵逼的望着坐在床上读着书的人,有点紧张的吞了口口水轻咳一声问道:“呃……你好?”
“‼‼”躺在对面床上看着《百年孤独》的青年听到声音后像只受惊的兔子蹦了起来,他冲向前来扯了扯张良的脸,叫道:“哇!你什么时候醒的!”
“啊……呃,大概是刚才?”不过话说回来你这顶着像阔耳狐样的大耳朵的造型是要怎么样啊……
他就那愣愣地盯着那个顶着双大耳朵的人看,半晌才轻声发问:“请问……你是谁?”
“我是李元芳呀?怎么,阿良你不认识我了?”个子小小的李元芳回答了他的问题,古怪的眯着眼睛打量了他好一会儿:“你该不会是失忆了吧?那倒也好啊……对了,我应该先叫医生来!”
话音刚落,他就迈着短短的腿跑了出去。张良坐在病床上望着空无一人的走廊,陷入了沉思。
他应该是重生了,重生到了一个刚满十八岁的少年身上。
他到底是谁?现在在哪里?又该去什么地方?身体的原主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问题,他都要一个一个弄明白。

顶着对大耳朵的人自从出去以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说好的去找医生呢?张良略带怨气的坐在床上,看着自己腿上丑丑的还带了个蝴蝶结的石膏叹了口气,正准备慢吞吞地下床然后远走高飞之时,病房的门再次打开了。
自称李元芳的人蹦蹦跳跳的进来,看起来心情很不错的样子。张良面色微愠,但在看见了对方手上提着的水果就瞬间平静了下来。他就那么怔怔的看着李元芳把橘子们递到他的面前,然后松手。橘子咕噜噜噜地滚了一地,他好脾气的蹲下身子去捡,却听见头顶上的声音道:“对不起,我真的不记得我是谁了……”
李元芳抬起头瞪大眼睛张大嘴,手上刚捡起来的橘子们又滚了一地:“阿良,你不能这样,不带你这样做了这种事情还装作失忆的。”
张良无辜的望着他,语气诚恳:“我真不知道我是谁,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阔耳狐没再蹲下身去捡滚的满地都是的橘子,而是跳上床握住张良细嫩而白净的手:“阿良,你真的失忆了?”
张良认真的点了点头:“嗯,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阔耳狐忽然想到什么似得脸上的悲痛一散而尽,他安抚道:“没事,上周末隔壁的班花也在悲痛欲绝时这么说过,没两天照样和原来一样,我猜你过两天自个就痊愈了。”
张良皱皱眉,他知道这俩个事情不是同一个性质。随后他耐心又可怜的问道:“我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为什么腿上打着石膏?”
阔耳狐面露难色,但他还是选择先告诉张良他的名字和身份:“你叫张良,弓长张的张,良家妇女的良。我叫李元芳,我们是大学同学兼室友。说起来,你的受伤经历有点曲折。”
想到他刚刚安慰自己话再加上面色的难堪,张良猜测原主大致是为情自杀。但是他还是想弄清楚:“那我是因为什么受伤的?”
李元芳顿了一下,半晌回答:“跳楼。”
张良摩挲着下巴问:“为情跳楼?”
李元芳点点头,耳朵上的铃铛叮叮当当作响:“是,你说你特别爱他,他无情地拒绝了你,你受不了,直接从四楼蹦哒下去摔到水泥地上。”
这,这走向不太对吧?
为情自杀,难道那个女孩长得惊天地泣鬼神?为自己的女神自杀真的值得吗!?
张良不太忍心想下去了:“那人到底有无情?以致于让原,不,让我自杀?”
李元芳一脸不忍:“唔,那个,他只说了一个字。”
张良:“什么字?”
李元芳:“滚。”
张良:……这人的玻璃心破的真干脆啊!



先写一点点,有人喜欢就很开心了



[信白/邦良/狄芳/药鱼/云亮]论孩子有多么难带系列

[秋落all大法好!入教送桑葚!]
文·解秋落
论孩子在学校搞了事情被家长知道了怎么办
背景:熊孩子集体作死(捅马蜂窝并将其丢进老师办公室)被老师告知家长

信白
韩小白偷摸着回了家,老师怒吼着要给他父母打电话的语音尤在耳边回响。
嘁。又不是他一个人的错嘛。委委屈屈的韩小白悄咪咪地推开门,瞅了几眼确认玄关处没有他爹的鞋子,才敢大大方方的进去。
没办法,谁叫他爹韩狗子对他那么凶。
准备迅速冲进房间的韩小白被坐在客厅玩手机的他娘看见了,他娘挺严肃地把他叫过来,问他:“你今天是不是捅学校的马蜂窝了?而且还把马蜂窝扔到了老师的办公室?”
韩小白很不服的“哼”了一声:“老太婆太凶啦……又不是光我一个捅了马蜂窝……还有狄小芳啊刘小良他们一群人……”
“喔……”李白想了一会,半晌耿直地说:“你怎么能骂老师呢?你想个对策吧,那不然我就给你爸说了。”
韩小白眨眨眼睛凑近他娘,对着李白耳语道:“妈,要不这样吧,周末时候我去姥姥家时让姥姥带你回去,省的你受肉体之苦,怎么样?”
李白犹豫了一下:“这……”
韩小白继续说道:“妈你可要好好想一想喔……腰还疼吗?”
李白侧头沉思。
“成!”李白眼睛发亮地与他儿子一拍即合。
晚上韩信回来的时候就看见自家媳妇笑眯眯的,不好的预感让他背后一凉。和笑的一脸诡异的李白交换了个绵长的吻后,韩信小心翼翼地问:“太白……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没啊。”李白心情很好地哼着小调,进厨房给韩信盛饭去了。
饭上桌之后,韩信一边扒着饭一边疑惑着李白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
直到周末,韩信才知道为什么李白这么开心。
韩信:我呸。去你妈的。

邦良
“娘——”刘小良回到家之后先喊了一声他妈,得到张良的回应他才安下心来。嗯,看来他妈应该是不知道这事儿……吧?瞅着在厨房做饭的他娘纤细的背影,刘小良的心里有点悬。
值得庆幸的是,刘小良他爹今天回来的意外地早。见他爹回来,刘小良几乎是尖叫着扑了上去。刘邦一边安抚着他亲儿子一边对屋内做饭的张良喊了一句“我回来啦”,转眼一看,他儿子委屈地扁着嘴,水汪汪的淡紫眸子望着他。
“咋啦?”刘邦把公文包往桌上一丢,摸着儿子的小脑袋问他。
“爹,你知道我在学校捅马蜂窝的事儿吗——”刘小良边说边观察着他爹的脸色,生怕他会瞬间翻脸。
没想到他爹不在意的耸耸肩,回答道:“没事儿,你们那班主任也忒烦人了,凶巴巴的怪不得嫁不出去。孩子哪有不犯错的嘛,你妈那儿我帮你顶着,快洗手吃饭去吧。”
刘小良跟得到了救赎一样,感激地看了刘邦一眼跳下来跑走了。
吃饭的时候,气氛意料之中地沉默。正在刘小良低头喝汤时,张良轻咳了一声,首先发话了:“刘小良啊,你今天是不是做了什么错事啊?”
刘小良心里“咯噔”一声,迅速看了他爹一眼,他爹眨眨眼睛比了个“OK”的手势。刘小良瞬间安下心来:“嗯……我和韩小白他们捅了马蜂窝……”正说着他爹忽然戳了他一下,他疑惑不解地望了望刘邦,根据刘邦的眼神迅速跑回了房间。
外面很快传来了起身时凳子带出的响声与闷哼声,紧接着就是刘邦的流氓音:“阿良我没吃饱——你下面给我吃嘛——”
刘小良推开门留条门缝,看见张良皱着眉头挣开刘邦的魔爪:“面在厨房自己去下,我要跟刘小良说点事情。”语毕就往刘小良的卧室走来。
到了卧室,张良拉了把椅子坐下,清了清嗓子准备开始说教的时候,门“吱呀”被推开了。刘邦的俊脸出现在门口,他叫到:“阿良阿良我饿了嘛,你下面给我吃呗——”
张良没好气地随手抽了本书砸了过去,说:“我要给刘小良做心理教育,自己煮面吃去。”
门口的刘邦诺了一声,慢吞吞地走掉了。张良见刘邦离开了,跑过去关上了门,又开始对刘小良进行心理教育:“今天你做的事情呢,不对。我们要尊重师长……”
其实刘小良最烦的就是张良的说教了。每次一说就是几个小时,气都不带喘一下的。听着他爹在厨房敲敲打打的声音,刘小良只能祈祷着张良中途接个电话然后离开。
张良继续着他的说教:“你今天做得不对,你以后要……”正说着就被刘邦痞子般的声音打断了:“阿良,生姜你放哪了?”
“左边第二个抽屉。自己去找。”张良头也不回的应了刘邦一句接着对刘小良的教育。
刘邦的脚步声远去了,不一会儿又转身回来:“阿良阿良,葱在哪里啊——”
没说几句又被打断的张良终于忍无可忍推开门出去并给刘小良留了句话:“在这等着,我一会儿再和你谈心。”
然后呢?然后张良出去后就没有回来过。
刘小良跑到厨房关掉煤气灶,哼着小曲儿回到房子和韩小白联机打游戏去了。
隔壁不可描述的声音吵的让刘小良晚上睡觉时也不得不戴着耳机。
唉。痛苦。

狄芳&药鱼
狄小芳现在很惶恐。
他一边想着银发老太婆在他耳边怒吼的声音一边脚下加快了回家的步伐。
等一等……狄小芳停下脚步侧着脑袋想了想还是不回家了。今天去隔壁扁小庄家过个夜吧。他爸知道他犯错以后绝对不会饶了他的,而自己亲妈也拦不住自己亲爸。
那就在外面将就一下吧。就一天嘛。没什么大事的。
怀着这样心理的狄小芳蹦蹦跳跳的去了扁小庄家。
“扁小庄!扁小庄!”狄小芳蹦哒着使劲拍打着扁鹊家的窗户,他很完美的遗传了他妈李元芳的基因并且很好的诠释了“矮”这个形容词。
扁小庄听见了窗户边传来的声音,以为又是韩小白来找鲲了,拿起桌子上他爸珍藏的绿色不明液体蹑手蹑脚的向窗户方向走去。
于是狄小芳就被迎头而来的风油精辣哭了。
随后狄小芳就被手忙脚乱的扁小庄抱进了屋。
扁小庄把狄小芳抱到床上,拍拍人给他拿了张卫生纸,继而把人搂在怀里,柔声安慰道:“别哭了……我会心疼的。”
啊。扁小庄觉得自己的撩妹(汉)技能达到了满分√。
狄小芳哭的更厉害了,他抽噎着继续哭。于是扁小庄又给了他几张纸,狄小芳打掉他给自己递纸的手抹眼泪:“你他妈的以为老子想哭啊……呜呜呜……你他娘的就知道给纸,老子现在辣的眼睛都睁不开,你他妈的不知道带老子去洗脸就知道给纸,给你大爷啊……呜呜呜……”
于是扁小庄把狄小芳领到了水池前边,用沾了水的毛巾给他细心的擦脸。狄小芳哼哼唧唧了几下接受了来自扁小庄的温暖。
不到一会儿,扁鹊阴着脸推开门。他走到桌子前,看了眼桌子,大声问道:“我的风油精呢?子休?”
正在打瞌睡的庄周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一脸茫然的看着扁鹊:“诶?我不知道啊……”不过儿子今天在学校惹事了……这句话庄周没有说出口,他害怕扁鹊会因此收拾儿子一顿。
“扁小庄呢?他人呢?”扁鹊兜兜转转了几圈没看见自家宝贝儿儿子于是过去问问庄周。
庄周歪了歪脑袋想了想说:“呃……好像在卫生间,和狄小芳。”然后他又迟疑着看了几眼扁鹊,“越人……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事……?”
这下轮到扁鹊疑惑了:“子休?发生什么了?”
“没……没有啦。”庄周摇了摇头,心里
松了口气。
扁鹊看了庄周几眼,去卫生间了。
然后,不到两分钟,李元芳就来敲门了。
“子休!子休!开门啊!”门外的李元芳垫着脚蹦蹦跳跳。庄周打了个哈欠推开门问道:“怎么了元芳?”跑遍大半个城市(雾)的李元芳喘着粗气问道:“狄小芳在你们家吗?”
“啊。是、是的。不过他现在在和扁小庄在卫生间。”李元芳匀了口气拍拍脸颊道:“那么,请您叫他出来好吗?”庄周点了点头进去了,不一会就领了一个满身风油精味的小家伙出来。
李元芳和狄小芳四目相对。尴尬。
随后满屋子都是扁小庄的惨叫声。不是因为他在学校惹事,而是因为他打了扁鹊的风油精。
狄小芳和他妈回了家,狄仁杰阴着脸坐在沙发上。狄小芳惶恐的看着他爹,他爹没看他而是看了看他娘:“狄小芳。回房间去。该干嘛干嘛。”
狄小芳迅速跑回了房间锁上了门。
狄绿毛看着自己儿子回了房间,转过头来叫道:“元芳。过来。”
李元芳撇撇嘴双手环胸坐到狄仁杰身侧的沙发上:“狄大人,有事吗。”最近因为某些事情在和狄仁杰闹矛盾的李元芳决定对方说什么自己誓死不从。
然后狄仁杰不论怎样劝解李元芳原谅他都不听的李元芳被勒令扣除了将近一个月的工资。
狄仁杰:反正你都有上司养你了还要工资有何用。

云亮
看着老师给自己亲爹发完短信后长吁一口气的赵小亮在其他同学的艳羡的目光下昂首挺胸的走了出去。
赵小亮他爹,赵子龙对他很是宽容,遇见这种无伤大雅的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因为他觉得,关心这种事儿不如多研究研究菜谱给诸葛亮多做些好吃的。
于是我们的赵小亮该吃吃该喝喝愉快的过了个悠闲的下午。
他像往常一样回到家脱了鞋子就往他爸怀里扑,与往常不同的是,这次诸葛亮狠狠的挖了他一眼。
心大的赵小亮并没有放在心上,直到吃晚饭赵小亮被他妈提溜着耳朵去墙角罚站并对其进行乏味枯燥的说教时,赵小亮才知道他爸把这事给他妈说了。
诸葛亮不亏是张良教育出的后辈,连说教时候的姿势和口气都和张良像极了。
赵小亮怎么就忘了,他爸不仅爱护他而且他爸还是个妻奴呢。
他爸遇着啥事都要给他妈说一下这事他怎么也忘了呢。
并且他爸宠他妈比宠自己还多。
赵小亮心里是崩溃的。于是他站在墙角看着他爸给他妈喂水果的时候咬着手指头哭了。

百日邦良 DAY.60
@#百日邦良# 
委委屈屈被吞了。这样那样。
深夜产物勿嫌

那个什么。伯爵邦×一千零一夜良也挺好吃的。那日寂寞的伯爵做完工作之后就开始捣鼓那天下属不知道从哪里偷来的神灯。西方的吸血鬼根据故事书上的召唤方式搓了搓神灯,叽里咕噜念了一串咒语。然后从神灯上面缓缓飘出一个人影。那人影化为一个实体站在地上,捧着书吐出几字:“我可以满足您三个愿望。”那吸血鬼瞪大眼睛望着灯神,语气里带着颤音道:“我只许一个愿望。留下来陪陪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