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秋落-

我愿生而彷徨,死而动荡,延诞为王。

[信白/邦良/狄芳/药鱼/云亮]论孩子有多么难带系列

[秋落all大法好!入教送桑葚!]
文·解秋落
论孩子在学校搞了事情被家长知道了怎么办
背景:熊孩子集体作死(捅马蜂窝并将其丢进老师办公室)被老师告知家长

信白
韩小白偷摸着回了家,老师怒吼着要给他父母打电话的语音尤在耳边回响。
嘁。又不是他一个人的错嘛。委委屈屈的韩小白悄咪咪地推开门,瞅了几眼确认玄关处没有他爹的鞋子,才敢大大方方的进去。
没办法,谁叫他爹韩狗子对他那么凶。
准备迅速冲进房间的韩小白被坐在客厅玩手机的他娘看见了,他娘挺严肃地把他叫过来,问他:“你今天是不是捅学校的马蜂窝了?而且还把马蜂窝扔到了老师的办公室?”
韩小白很不服的“哼”了一声:“老太婆太凶啦……又不是光我一个捅了马蜂窝……还有狄小芳啊刘小良他们一群人……”
“喔……”李白想了一会,半晌耿直地说:“你怎么能骂老师呢?你想个对策吧,那不然我就给你爸说了。”
韩小白眨眨眼睛凑近他娘,对着李白耳语道:“妈,要不这样吧,周末时候我去姥姥家时让姥姥带你回去,省的你受肉体之苦,怎么样?”
李白犹豫了一下:“这……”
韩小白继续说道:“妈你可要好好想一想喔……腰还疼吗?”
李白侧头沉思。
“成!”李白眼睛发亮地与他儿子一拍即合。
晚上韩信回来的时候就看见自家媳妇笑眯眯的,不好的预感让他背后一凉。和笑的一脸诡异的李白交换了个绵长的吻后,韩信小心翼翼地问:“太白……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没啊。”李白心情很好地哼着小调,进厨房给韩信盛饭去了。
饭上桌之后,韩信一边扒着饭一边疑惑着李白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
直到周末,韩信才知道为什么李白这么开心。
韩信:我呸。去你妈的。

邦良
“娘——”刘小良回到家之后先喊了一声他妈,得到张良的回应他才安下心来。嗯,看来他妈应该是不知道这事儿……吧?瞅着在厨房做饭的他娘纤细的背影,刘小良的心里有点悬。
值得庆幸的是,刘小良他爹今天回来的意外地早。见他爹回来,刘小良几乎是尖叫着扑了上去。刘邦一边安抚着他亲儿子一边对屋内做饭的张良喊了一句“我回来啦”,转眼一看,他儿子委屈地扁着嘴,水汪汪的淡紫眸子望着他。
“咋啦?”刘邦把公文包往桌上一丢,摸着儿子的小脑袋问他。
“爹,你知道我在学校捅马蜂窝的事儿吗——”刘小良边说边观察着他爹的脸色,生怕他会瞬间翻脸。
没想到他爹不在意的耸耸肩,回答道:“没事儿,你们那班主任也忒烦人了,凶巴巴的怪不得嫁不出去。孩子哪有不犯错的嘛,你妈那儿我帮你顶着,快洗手吃饭去吧。”
刘小良跟得到了救赎一样,感激地看了刘邦一眼跳下来跑走了。
吃饭的时候,气氛意料之中地沉默。正在刘小良低头喝汤时,张良轻咳了一声,首先发话了:“刘小良啊,你今天是不是做了什么错事啊?”
刘小良心里“咯噔”一声,迅速看了他爹一眼,他爹眨眨眼睛比了个“OK”的手势。刘小良瞬间安下心来:“嗯……我和韩小白他们捅了马蜂窝……”正说着他爹忽然戳了他一下,他疑惑不解地望了望刘邦,根据刘邦的眼神迅速跑回了房间。
外面很快传来了起身时凳子带出的响声与闷哼声,紧接着就是刘邦的流氓音:“阿良我没吃饱——你下面给我吃嘛——”
刘小良推开门留条门缝,看见张良皱着眉头挣开刘邦的魔爪:“面在厨房自己去下,我要跟刘小良说点事情。”语毕就往刘小良的卧室走来。
到了卧室,张良拉了把椅子坐下,清了清嗓子准备开始说教的时候,门“吱呀”被推开了。刘邦的俊脸出现在门口,他叫到:“阿良阿良我饿了嘛,你下面给我吃呗——”
张良没好气地随手抽了本书砸了过去,说:“我要给刘小良做心理教育,自己煮面吃去。”
门口的刘邦诺了一声,慢吞吞地走掉了。张良见刘邦离开了,跑过去关上了门,又开始对刘小良进行心理教育:“今天你做的事情呢,不对。我们要尊重师长……”
其实刘小良最烦的就是张良的说教了。每次一说就是几个小时,气都不带喘一下的。听着他爹在厨房敲敲打打的声音,刘小良只能祈祷着张良中途接个电话然后离开。
张良继续着他的说教:“你今天做得不对,你以后要……”正说着就被刘邦痞子般的声音打断了:“阿良,生姜你放哪了?”
“左边第二个抽屉。自己去找。”张良头也不回的应了刘邦一句接着对刘小良的教育。
刘邦的脚步声远去了,不一会儿又转身回来:“阿良阿良,葱在哪里啊——”
没说几句又被打断的张良终于忍无可忍推开门出去并给刘小良留了句话:“在这等着,我一会儿再和你谈心。”
然后呢?然后张良出去后就没有回来过。
刘小良跑到厨房关掉煤气灶,哼着小曲儿回到房子和韩小白联机打游戏去了。
隔壁不可描述的声音吵的让刘小良晚上睡觉时也不得不戴着耳机。
唉。痛苦。

狄芳&药鱼
狄小芳现在很惶恐。
他一边想着银发老太婆在他耳边怒吼的声音一边脚下加快了回家的步伐。
等一等……狄小芳停下脚步侧着脑袋想了想还是不回家了。今天去隔壁扁小庄家过个夜吧。他爸知道他犯错以后绝对不会饶了他的,而自己亲妈也拦不住自己亲爸。
那就在外面将就一下吧。就一天嘛。没什么大事的。
怀着这样心理的狄小芳蹦蹦跳跳的去了扁小庄家。
“扁小庄!扁小庄!”狄小芳蹦哒着使劲拍打着扁鹊家的窗户,他很完美的遗传了他妈李元芳的基因并且很好的诠释了“矮”这个形容词。
扁小庄听见了窗户边传来的声音,以为又是韩小白来找鲲了,拿起桌子上他爸珍藏的绿色不明液体蹑手蹑脚的向窗户方向走去。
于是狄小芳就被迎头而来的风油精辣哭了。
随后狄小芳就被手忙脚乱的扁小庄抱进了屋。
扁小庄把狄小芳抱到床上,拍拍人给他拿了张卫生纸,继而把人搂在怀里,柔声安慰道:“别哭了……我会心疼的。”
啊。扁小庄觉得自己的撩妹(汉)技能达到了满分√。
狄小芳哭的更厉害了,他抽噎着继续哭。于是扁小庄又给了他几张纸,狄小芳打掉他给自己递纸的手抹眼泪:“你他妈的以为老子想哭啊……呜呜呜……你他娘的就知道给纸,老子现在辣的眼睛都睁不开,你他妈的不知道带老子去洗脸就知道给纸,给你大爷啊……呜呜呜……”
于是扁小庄把狄小芳领到了水池前边,用沾了水的毛巾给他细心的擦脸。狄小芳哼哼唧唧了几下接受了来自扁小庄的温暖。
不到一会儿,扁鹊阴着脸推开门。他走到桌子前,看了眼桌子,大声问道:“我的风油精呢?子休?”
正在打瞌睡的庄周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一脸茫然的看着扁鹊:“诶?我不知道啊……”不过儿子今天在学校惹事了……这句话庄周没有说出口,他害怕扁鹊会因此收拾儿子一顿。
“扁小庄呢?他人呢?”扁鹊兜兜转转了几圈没看见自家宝贝儿儿子于是过去问问庄周。
庄周歪了歪脑袋想了想说:“呃……好像在卫生间,和狄小芳。”然后他又迟疑着看了几眼扁鹊,“越人……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事……?”
这下轮到扁鹊疑惑了:“子休?发生什么了?”
“没……没有啦。”庄周摇了摇头,心里
松了口气。
扁鹊看了庄周几眼,去卫生间了。
然后,不到两分钟,李元芳就来敲门了。
“子休!子休!开门啊!”门外的李元芳垫着脚蹦蹦跳跳。庄周打了个哈欠推开门问道:“怎么了元芳?”跑遍大半个城市(雾)的李元芳喘着粗气问道:“狄小芳在你们家吗?”
“啊。是、是的。不过他现在在和扁小庄在卫生间。”李元芳匀了口气拍拍脸颊道:“那么,请您叫他出来好吗?”庄周点了点头进去了,不一会就领了一个满身风油精味的小家伙出来。
李元芳和狄小芳四目相对。尴尬。
随后满屋子都是扁小庄的惨叫声。不是因为他在学校惹事,而是因为他打了扁鹊的风油精。
狄小芳和他妈回了家,狄仁杰阴着脸坐在沙发上。狄小芳惶恐的看着他爹,他爹没看他而是看了看他娘:“狄小芳。回房间去。该干嘛干嘛。”
狄小芳迅速跑回了房间锁上了门。
狄绿毛看着自己儿子回了房间,转过头来叫道:“元芳。过来。”
李元芳撇撇嘴双手环胸坐到狄仁杰身侧的沙发上:“狄大人,有事吗。”最近因为某些事情在和狄仁杰闹矛盾的李元芳决定对方说什么自己誓死不从。
然后狄仁杰不论怎样劝解李元芳原谅他都不听的李元芳被勒令扣除了将近一个月的工资。
狄仁杰:反正你都有上司养你了还要工资有何用。

云亮
看着老师给自己亲爹发完短信后长吁一口气的赵小亮在其他同学的艳羡的目光下昂首挺胸的走了出去。
赵小亮他爹,赵子龙对他很是宽容,遇见这种无伤大雅的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因为他觉得,关心这种事儿不如多研究研究菜谱给诸葛亮多做些好吃的。
于是我们的赵小亮该吃吃该喝喝愉快的过了个悠闲的下午。
他像往常一样回到家脱了鞋子就往他爸怀里扑,与往常不同的是,这次诸葛亮狠狠的挖了他一眼。
心大的赵小亮并没有放在心上,直到吃晚饭赵小亮被他妈提溜着耳朵去墙角罚站并对其进行乏味枯燥的说教时,赵小亮才知道他爸把这事给他妈说了。
诸葛亮不亏是张良教育出的后辈,连说教时候的姿势和口气都和张良像极了。
赵小亮怎么就忘了,他爸不仅爱护他而且他爸还是个妻奴呢。
他爸遇着啥事都要给他妈说一下这事他怎么也忘了呢。
并且他爸宠他妈比宠自己还多。
赵小亮心里是崩溃的。于是他站在墙角看着他爸给他妈喂水果的时候咬着手指头哭了。

评论(19)

热度(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