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秋落-

我愿生而彷徨,死而动荡,延诞为王。

【邦良】重生·我竟然是基佬?!

# 重生·我竟然是基佬?(1)
# 校霸邦×快穿良
#俗气的重生梗 重度ooc
#校园PA 爽文美滋滋
# 解秋落all大法好!入教送桑葚!

张良是个火极了的明星。靠着自己的聪明才智火起来的明星。
张良自小就没有受过什么苦难,就是当上明星的路也是顺顺当当的。
娱乐圈里面的人除张良外无一不是坎坷万分才费尽心思挤进来,而张良是那天走在路上读着书就被人家娱乐圈里知名的经纪人一眼相中,把他带了进来。
事实证明张良的确有这方面的天赋,人长得好看戏演的也好。
人都不是万事如意的。张良那天吃着糖刷着微博看见他挚友李白那小子穿着女装和韩信搂在一起拍照时候的憋屈表情没忍住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然后他就因为糖卡进了嗓子眼儿没喘上气给呛死了。
结果张良的魂就那么飘了出来,看着自己地上的尸体发呆。
然后他就被鬼使黑给带走了,鬼使黑把他带到一面回魂镜前面告诉他看完自己死后的场景之后就去找孟婆喝碗汤然后去投胎。张良就问,那你干啥,鬼使黑瞥了他一眼说,老子找我的小白去~
张良:单身dog受到一万点暴击。妈的死gay。
然后他就那么目送着人家屁颠屁颠的跑了,迟疑着看着镜子然后手贱摸了一把。镜面上开始出现他死后葬礼的情景。基本所有人都觉得哭泣哀悼着张良的死,张良觉得自己的人缘还是不错的。结果自己的师妹虞姬哭完之后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感叹道:“师兄死的还真是奇葩啊。”
这时候李白也心塞的躺在韩信怀里哭着说:“子房,我不是故意给你发那张图片的哇……”
韩信也抱紧李白双目泪流:“我只是想给你送糖果让你每天开开心心的啊……”
张良:别说了你们这对害死我的杀人凶手。
张良看完之后心里蛮不是滋味。他叹了口气后拖着魂排着队投胎。
孟婆汤到了手上,张良咬咬牙刚要喝下就被后面一大哥撞了一下,大半碗汤都飞了出去。
张良扭头看了那人一眼,那人嘿嘿一笑,表情纯良无害:“对不起啊小兄弟。我不是故意的。”
孟婆气势汹汹的赶着人去投胎,张良没来得及再要一碗汤就被赶到了台子前面。鬼魂没有身体,自然也就没有体重这东西。他轻飘飘的飞进了轮回道里,没有人在意。
就这样,张良从明星变成了死人,再到鬼魂的历程结束,又变回了大活人。
张良一脸懵逼的望着坐在床上读着书的人,有点紧张的吞了口口水轻咳一声问道:“呃……你好?”
“‼‼”躺在对面床上看着《百年孤独》的青年听到声音后像只受惊的兔子蹦了起来,他冲向前来扯了扯张良的脸,叫道:“哇!你什么时候醒的!”
“啊……呃,大概是刚才?”不过话说回来你这顶着像阔耳狐样的大耳朵的造型是要怎么样啊……
他就那愣愣地盯着那个顶着双大耳朵的人看,半晌才轻声发问:“请问……你是谁?”
“我是李元芳呀?怎么,阿良你不认识我了?”个子小小的李元芳回答了他的问题,古怪的眯着眼睛打量了他好一会儿:“你该不会是失忆了吧?那倒也好啊……对了,我应该先叫医生来!”
话音刚落,他就迈着短短的腿跑了出去。张良坐在病床上望着空无一人的走廊,陷入了沉思。
他应该是重生了,重生到了一个刚满十八岁的少年身上。
他到底是谁?现在在哪里?又该去什么地方?身体的原主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问题,他都要一个一个弄明白。

顶着对大耳朵的人自从出去以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说好的去找医生呢?张良略带怨气的坐在床上,看着自己腿上丑丑的还带了个蝴蝶结的石膏叹了口气,正准备慢吞吞地下床然后远走高飞之时,病房的门再次打开了。
自称李元芳的人蹦蹦跳跳的进来,看起来心情很不错的样子。张良面色微愠,但在看见了对方手上提着的水果就瞬间平静了下来。他就那么怔怔的看着李元芳把橘子们递到他的面前,然后松手。橘子咕噜噜噜地滚了一地,他好脾气的蹲下身子去捡,却听见头顶上的声音道:“对不起,我真的不记得我是谁了……”
李元芳抬起头瞪大眼睛张大嘴,手上刚捡起来的橘子们又滚了一地:“阿良,你不能这样,不带你这样做了这种事情还装作失忆的。”
张良无辜的望着他,语气诚恳:“我真不知道我是谁,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阔耳狐没再蹲下身去捡滚的满地都是的橘子,而是跳上床握住张良细嫩而白净的手:“阿良,你真的失忆了?”
张良认真的点了点头:“嗯,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阔耳狐忽然想到什么似得脸上的悲痛一散而尽,他安抚道:“没事,上周末隔壁的班花也在悲痛欲绝时这么说过,没两天照样和原来一样,我猜你过两天自个就痊愈了。”
张良皱皱眉,他知道这俩个事情不是同一个性质。随后他耐心又可怜的问道:“我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为什么腿上打着石膏?”
阔耳狐面露难色,但他还是选择先告诉张良他的名字和身份:“你叫张良,弓长张的张,良家妇女的良。我叫李元芳,我们是大学同学兼室友。说起来,你的受伤经历有点曲折。”
想到他刚刚安慰自己话再加上面色的难堪,张良猜测原主大致是为情自杀。但是他还是想弄清楚:“那我是因为什么受伤的?”
李元芳顿了一下,半晌回答:“跳楼。”
张良摩挲着下巴问:“为情跳楼?”
李元芳点点头,耳朵上的铃铛叮叮当当作响:“是,你说你特别爱他,他无情地拒绝了你,你受不了,直接从四楼蹦哒下去摔到水泥地上。”
这,这走向不太对吧?
为情自杀,难道那个女孩长得惊天地泣鬼神?为自己的女神自杀真的值得吗!?
张良不太忍心想下去了:“那人到底有无情?以致于让原,不,让我自杀?”
李元芳一脸不忍:“唔,那个,他只说了一个字。”
张良:“什么字?”
李元芳:“滚。”
张良:……这人的玻璃心破的真干脆啊!



先写一点点,有人喜欢就很开心了



评论(3)

热度(37)